首頁 > 企業新聞 > 鑒定知識 > >如何鑒定瓷器真偽

如何鑒定瓷器真偽

信息來源:官方發佈時間:2018-08-16 00:40:03瀏覽9

看紋:紋主體放在繪、刻、劃、印、堆、貼、塑、鏤空、鑲嵌等紋刻。老一輩的專家曾說,明白了形與紋就等於明白了器物的80%。這一論點在無造假的前提下是完全正確的。器物的繪畫、裝飾、紋飾反映和體現了一個時代的人文歷史,風土人情,君王嗜好,以及生產力的發展和工藝水準。紋飾的範疇可分為兩大類:一是皇家官類,二是民俗民風。由於紋飾表現風格、特徵極其鮮明,為我們識別與斷代提供了很多便利。例如我們將唐宋元明清的某一種門類的工藝器,做一番比對,我們從他們的變化演繹過程,便可讀懂相關的文化與歷史,並且能相應的瞭解當時的生產力的發展狀況。而這些全然的瞭解與掌握,反過來等於為我們認識它們提供了最強有力的證據。比如:沒有人會把定窯劃、印花與耀州地刻花混為一談;也沒有人將元的貼花和吉州的印花分不開,這就是紋飾魅力與特徵所在。
看釉:通常人們將釉比做瓷器之衣,十分形象。在一般人的眼中,仿佛所有的瓷之釉都是一樣的,其實不然。大約從戰國開始進入漢,就在陶器上掛釉。早期至唐多為石灰釉,而後為石灰堿釉。唐時釉中入玉粉,後來在加玉粉的基礎上,又加入瑪瑙粉等稀有原料。於是自從上釉以來到民國,如果能將所有年份的瓷器上手撫摸,便會感到他們的手感是不一樣的。其中有的堅如鋼,如五代柴之器(其中一種);有的非常潤,像宋代民汝器;有的玉質感強;有的猶如石蠟;有的從釉至胎都一種感覺,有的釉硬胎綿是另一種感覺。這都源於配料和燒制工藝。功底深厚的藏家一摸器之釉面,就能斷個八九不離十。而一元配、二元配以及內入玉粉多還是瑪瑙多,高人皆能明白。看釉的另一方面,是觀傳世痕跡。只要傳世的一定有傳世痕;只要是出土的,一定有土沁。當然也與材質和年代以及存放環境皆有關。觀釉的第三步是,看是否是出土器,因為只要入過土的,在器面上一定有入土的痕跡,而這裡所說的入土痕,不涉及釉下,而是指釉面被地下土質中的酸與堿包裹之痕。這種痕跡,見水以後便在器表有顯現,細如粉劑的塵沫狀,為灰白,有澀手之感。這都是從觀釉可以獲得的資訊。這些資訊為鑒真論假,可提供著一定的論證依據。
識胎質:胎作為瓷之骨,是瓷器之根本。而這裡所講的胎,不是講修飾,而只講其原料成因。我們知道,從兩漢三國、南北朝以至唐宋元明清,粗略的劃分一元配和二元配;細緻的劃分則具體到某一個年代的官器民器,以至各個時期在原地取材。我們說胎泥理論與五泥的運用是貫穿于千百餘年的制瓷工藝中的。而我們除了對胎質本身的區別外,一切官器禦品都根據皇家的要求,溶入了玉、瑪瑙、寶石等元素,形成官器禦品中的特殊材質,可以這樣說,一切官器禦品之所以胎骨細如膏泥,纏綿如美玉,堅硬如剛,滿足大與特大型工藝的燒造要求,根本的原因是材料決定一切的。而他們為了燒制出一代佳器,原則上在遵循這一個原則:“無寶不燒器”。於是一切官器禦品中,除了展示著各自的風格特徵外,統一的原則是:亭亭玉立,堅者如鋼,綿者如玉。而如果我們細細的將各個年代的瓷器做一個對比,那麼它們個性的凸顯是相當清楚地。相信,不會有人把唐之胎會誤認為是清之胎。這說明胎與胎在不同的年代,是有很大的差別的。而從大的差別去著手、從小的方面去著眼,熟記於心,對鑒定真偽十分有用。當然,從胎而言年代越是距離近的,越不好區別,這涉及一個功底功力的問題,但如果說我們真正的下到功夫,具有特殊風格的年代器,那還是可以分清楚的。如元代早期的疏鬆、元至正時期的堅實、永樂的綿中有硬、宣德的綿松、成化的膏泥狀、康熙的緻密等等,這都是極具風格的。如果一切掌握的很好,那麼也可為鑒賞古瓷提供便利。從胎泥的進化演變來看,它的演繹過程是:河泥膠質狀到窖泥漿包狀,再到合保泥的玉質感,及瑩潤無雜的漂白泥,這種進化過程的瞭解都予鑒瓷十分有利。
看釉光:器物年代越久遠,釉光越深遂,而這種深遂的釉光,是年代久遠包漿厚實的最真實的體現。在釉光中觀瓷,可分出土與傳世兩大類,其中又有釉厚釉薄的區別,還有釉中元素多與少不同的差異,而年代越久遠,釉光層就越厚,而只要釉內添入了多種元素,那麼釉面迎光內含五色也是必然的。而這種含五光的器皿原則上不存在徦者。收藏功底深厚者,可以從釉光中辨識器物之真假,並能劃分出精美還是一般。出土器物與傳世器物的釉光顯象不可同日而語。出土器物由於地下水、土壤中的酸與堿,在漫長的歲月中,堿分子或酸的成分會侵入釉中,而依據胎的疏散和緻密的差異,沁的程度也不一。但只要被沁,則表面光亮溫潤的釉光便不會真實的展示出來,這樣會影響斷真論假。這需要半年或三年之間的擦拭、揮發還原的過程。讓其自然的釉光重新展示出來。比如說:一件官器禦品,在不被侵蝕,完完全全在自然的傳世之中,那將精美絕倫,而且其美感要遠遠超越一件同原料、同工藝的同類新器物。這是因為,古老的器物在漫長的歲月中,神奇的大自然在無數次冷熱變化中,使得器物從內到外、多元素的不斷地在變化,從而使古瓷表面形成一種似有非有的霧光之圈。如同一道霧光罩在古瓷上,顯像出神秘之極的朦朧之光,而這種光是只有在大自然依據歲月的造化下才能形成的。如能看懂這種釉之光,也為鑒賞瓷器提供了又一便利的條件。
 
查土沁:查土沁之痕是器物入土受浸所致。就器物的歸類而言,土沁可分兩大類:一是器表之沁,二是釉內釉下直入胎骨的沁。土沁之痕與自然界中的多色澤酸、堿、鹽等土質相關。原則上宋以前一元配的器物較二元配的器物受沁嚴重。當然也與存放環境的墓穴坍塌、完好等因素相關;也與器物本身的多元用料、製作和所存放的地質的鐵等元素含量不同有關。原則上可直入胎骨的多為可溶于水的如鹽鹼等類似鐵礦山區的這種氧化物則多沁於表面。而在我國特定地區的特殊樹種根須沁於器表的也有。從土沁觀器物,可提供很多的便利。如黃土地的土沁痕,表面為乾淨的,沁點是反映在釉下的。而表面新、內部成點狀的這種土沁斑器物,則不存在假的可能,當然前提是要懂得識別真實的沁斑。我國幅員遼闊,土質結構多種多樣,酸堿等沁以及現代工業的微沁也是存在的。所以,目前的有些現代科技手段因數據難全,故也有誤差。因而,不能以某一種環境下的器物之沁作為通用標準來試行運用,而要客觀公正的,具體情況具體對待。合理的運用全方位的知識,做出正確的斷定,如此將會極少出錯。出土器會出現其特殊的變化。因受沁而氣泡破裂,以及二次開片等,因受沁程度不一,也會使釉表發生另類變化。如觀食用堿遇濕放幹後的變化,再去觀出土於鹽鹼地的器物,用這些自然現象去聯想古瓷,會受到相應的啟發。
款致風格認定:古瓷的款致風格極具特色,如:唐為刻;宋有刻、有書;元器面有醮釉,釉下書寫,也有底刻與書寫的;洪武釉裡紅有器身書和年代書的;永樂多篆書;宣德滿身書……等以至民國。器物款的書寫方法、用款特徵,以及不同時期所用如青花料種,在不同時代、不同器種的或下陷、或上鼓、或暈散等等。這都是在識別款致時,不可忽略的款的色相。受釉面的厚薄影響。成化中期御用器,因釉面肥厚而款色明顯淡。乾隆御用器中,如九壽桃,底足釉太厚,青花色款成了紫青色。這都是特殊的緣由所造成。而越是特殊的,越要細細觀之,如此便會掌握真諦。再如,我們都知道成化款的書寫特殊,但其它寫法也存在。有的書中確立出款的書寫方式過於機械,還有的竟然規定了書款的料種,這不完全正確。我們識別款,不僅要注意形,也要注意神。還要確立書寫款的用料,以及在器物上的必然變化。如蘇料中含鐵,那下沉只是多少而已,但沉是一定的。再如,書寫的是金款,則要明白和認識金,金都不對自然就不用再看了。如何從某一點能夠做到完全明白很不易。因為所涉及的不僅僅是個書款,同樣涉及的是包羅萬象。而一旦搞明弄清,對鑒真論假也有極大幫助。
 
 
預展48小時
嘉德在線展品,將在開展前48小時預展,敬請留意。

藝術品知識堂
收藏、保養、鑒別

客戶答疑
有問題?來看看
香港炎黄国际 版权所有